尾章 拨开云雾见青天

浮云奔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旷古绝今殊死争,毁灭之神淡然如常,扬手再挥破灭之功,汹涌直扑梵天二人。∮,

    “用你们的努力,证明人类存世的价值。两位,莫让吾失望啊。”

    “天路引归·不凡圣功!”

    风快,剑锐,魔流纵横,风之痕利剑不离魔神要害。圣气驻身抵神招,梵天神情自若,策应掩护。

    惊天地,泣鬼神,暴风旋卷。从容闪过风剑戮身,弃天帝神之岚再现,一手推出千丈狂澜。一页书圣掌浩运正顶来招,虽呈下风落后数步,仍是不见受伤之像。

    “不似化有为无,你与那日不同了。神之焰!”

    先天,再如何也不是真仙。此刻所见,一页书却若泰山稳立,分毫不见气衰。

    以梵天当日表现比照,弃天帝自是心中有数,对方断不可能轻描淡写接招。但,虽知对方功体有变,六天创世之神也无避战道理,声落瞬间,神焰地涌,百里翻覆!

    “一气动山河!”

    以击转气,以气转圣。神焰圣气交叠瞬间,一页书受劲登退数步,随即气压丹田,拂尘劈地震飞蔽日巨石,疾袭弃天帝本身。

    “剑·魔流!”

    弃天帝破招一瞬,梵天扫破返身碎石,随之掩后而至,双臂立与元胎掌劲交叠,超越极限的五莲之功浑然一体,直撼九天鬼神叹,原地千丈骤沉百尺。

    而知机不可失,绝代之狂陡然双化,风之痕力速结合,倏变棕白双分之貌,顺势再刺弃天帝创口。

    气罩已破,伤患累身,无法任意施为,弃天帝面色稍凝,浑厚真气浩荡推出,顿令一页书收手回护。但在须臾之间,风之痕已持绝代之狂,径直插入元胎要害。

    精准一击得手,风之痕随即抽剑欲退,却被弃天帝定锁身形。凶狠无俦之力,瞬时轰向风之痕胸口。下一刹那,一页书右手五指旋动,为护风之痕横挡在前,破甲锐功也已应声而出了!

    “破甲尖锋七旋指,唔噗……”

    “呃……”

    旋钻之劲不可挡。一页书指劲贯穿元胎创口,弃天帝神之一掌反按而回,双方各自见血。风之痕见状毫不犹豫,连同一页书暴退百丈。

    “天龙吼!”

    然知魔神反扑何等强悍,一页书后撤同时,至烈梵音响彻方圆,圈波碎脑覆笼元胎周身,顿令元胎载体陷入真气紊乱。气罩早失,罡气不存,逆反魔源失效,饶是弃天帝强绝古今,双耳亦被震伤溢血,呕红悬空后退。

    不过,毁灭之神何等善战?

    险中险,力斗力。鏖战数刻,虽陷短暂不利,弃天帝随即双臂横展,磅礴灵气受到牵引,身周乍现昊光凌霄,竟是以攻代守欲将二人击毙当场。

    “神之光。”

    “笑尽英雄!”

    “剑随风行”

    无差别的神光冲击入眼,梵天即与风之痕同列一线,一人主守一人反攻。五莲并蒂一花开,圣气阵结如盾,一页书虽是仰面口吐丹红,却已尽挡神威如狱。

    “魔流剑·风之痕!”

    神光甫消,神涡又现。面对两人不容喘息的攻势,弃天帝转以神涡为守。异化之剑却快得横插直入,又令毁灭之神伤上加伤。

    霎时,死神之力、紫龙战鳞、应劫之剑如受引爆,顿在元胎体内乱成一团,炸成一片!

    六天魔神本身再如何强大,圣魔元胎却有其上限存在。弱化的神焰击伤风之痕,毁灭之神心下明了,须行极端方能取得最终胜利,似赞似叹:“这是吾来到人间,最痛快的一战。”

    “也将是你最后的一战!”

    “哦?那吾期待了,风雷双式!”

    魔神左手高举,灭世之招运掌而生。三柱之气聚涌无边无际的飓风,雷电狂啸,更赞毁灭魔流。无可匹敌的神能,影响数百里天地异变,八荒如临末日之境。

    但……

    “风之痕!”

    意在逼招,非在伤敌。风雷怒动九霄之际,心知时机已至,风之痕急撤而回。

    一页书拂尘披挂上肩,悍然直面灭世神威。底牌揭面,梵天单足一顿,地裂无尽深坑,云涛卷万丈波,毕百载深修之功,汇周身精纯佛元,尽付最终神之一击!

    “人间,竟有修成九梵神印之人?”

    八方龙神降人间,梵天圣焰焚魔障。

    一眼认出对方所使佛陀之招,弃天帝登知自身落入他人算计。然而,气行过半撒手不及,又明至极神招范围广阔,毁灭之神已是不可避让。

    轰霆不绝,天昏地暗。弃天帝虽感讶异,无可回头的风雷双式,却也随之催发风雷齐鸣,

    风雷轰啸,百里皆沉,不达毁灭,誓死不休。九梵为纲,聚化圣气,龙神怒焰,力挽狂澜。

    双方交接刹那,八龙圣焰毁天灭地,摧毁方圆百里。不顾佛元破损之虑,一页书豁尽一切,将体内所有真元,尽数打在弃天元胎之身。

    九梵加持近神招,八部已非人间物!

    创世神亲力创造的圣魔元胎,也在五莲一击之下开始崩毁。刺耳的气爆之声,却如拯救人世功成的祝响。

    魔神败退,梵天气竭。绝代之狂犹是分毫不慢,风之痕身移风走,即将补上了结的最终一击!

    “双天既会,不如同葬此地,如何?”

    熟料,天惊地动尚未消,又遇邪魔做渔翁。猖狂笑声之中,邪灵双座竟随后再赞近神之招。

    “天创罪业·邪造灭障!”

    妖娆曼舞之姿,霸道嚣狂之邪,共运邪灵终极之式。昏暗天光下,邪神虚影撑天矗地,澎湃邪元盖顶而发,欲将两人一神一网打尽。

    然而,风之痕却似早有定案,剑发锐光穿元胎,其身已如光速,借势飞退将一页书带离当场。

    愕见此景,佛业双身怎肯甘休?

    毁灭邪流奔腾咆哮,欲追梵天而去。不过邪招压迫之下,圣魔元胎再受绝剑穿身,终难承受弃天帝元灵,飞灰湮灭了。

    元胎毁坏刹那,弃天帝巍然巨影,却已朝向神柱所在,发出最终的毁灭一掌。魔神最后的赌注,其威更胜风雷双式,骇得佛业双身心胆俱丧,急忙逃之夭夭。

    “你们的惊艳反击,真是令吾欢喜。但,这才是开始。”

    邪招虽是惊世,犹然难抵神能七成。天际云涡翻滚,毁灭魔流疾向磐隐神宫,欲断人世希望!

    而在磐隐神宫附近,闻人然提前半刻赶到,埋下剧烈冲突的圣魔舍利,利用圣魔生克无穷之能,构作剑圣牺牲所化剑阵前的第一道屏障。

    同一时间,似是有感天地破碎覆灭之危,苦境各地竟亮起无数光点,无分正邪,汇成一股浩荡洪流疾驰而来,合力挡下毁灭余波。

    弃天元灵归六天,神能已是无根之木。层层削弱之下,最后的破灭一掌,在冲破舍利屏障与剑阵,撞坏神宫外殿半壁之后,余劲尽散。

    天与魔的赌注,终是人类护住人间。消逝的神之影,飘散的黑色飞羽,不知在感叹多少消逝的性命。只余历经重创的神州,拨开浓乌阴霾,再见象征希望与未来的曙光。

    “太阳暖暖的,真好。”

    闻人清苒白嫩的小手半挡在眼前,抬头看着旭日高照。

    意识朦胧不察神源异常跳动,半死不活的闻人然低沉喘气,死里逃生般地打趣:“……小姑奶奶,你爹要死了都不哭一下吗?”

    “啊?才不要爹死!”

    “嗯?”

    急声否定之后,娇软之躯投入闻人然怀中。一双柔臂揽颈,闻人清苒脑袋伏在闻人然右肩之上,闷声闷气地附耳甜道。

    “秀心给阿爹抱抱回血。”

    “这样也能复活?”

    “不管,不行也要行。”

    “哈。”

    怀中亲女一如空中日阳,令人心头倍感温暖。四肢虽仍沉重若灌铅,闻人然还是放下秀心撑立而起,牵起少女的小手,走回人在苦境的归宿。

    “走,我们去找你娘一起回家。”

    “回家做早饭吗?”

    “爹现在没力气啊……”

    “阿娘教我。爹爹,以后是不是不用出去打架了?雪鸦叔叔和明月心姐姐拖了许久,是不是该成婚了?”

    “对呀,牵红线才是我的正业。以后我养好伤就开一家店,专门给人做媒。”

    闻人然恶趣味十足道:“嗯,我能在魔神手下逃生,得到我的祝福肯定价值不菲…

    …”

    “取什么店名呐?”

    “世纪佳缘怎么样?”

    “嗷,那我以后要开一家分店,就叫百合馆。”

    “非诚勿扰……秀心你可是道门新秀啊!”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