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女警花的破瓜之夜

baichi83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两只白皙柔嫩的藕臂扶着李尽欢的肩膀,螓首微微后仰,将形状美妙,规模足以让欧美那些“”都黯然失色的胸脯挺得更高了,让李尽欢手底下的行动更加自如,任他予取予求,不加阻扰。

    看到林玉眉如此的善解人意,极力配合,李尽欢心头的欲火“腾”的一窜了起来,男人很多时候都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这话真是一点没错。

    李尽欢紧紧搂着林玉眉柔若无骨的雪腻娇躯,重重吻住了她的柔软湿润的红艳双唇。

    霎那之间,异常激动的奇妙感觉使两个人的身躯同时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当李尽欢的舌尖分开林玉眉丰润而性感的鲜艳柔唇时,她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反而极力大开方便之门,口中分泌出大量津液。

    李尽欢吸吮舔砥之间,只觉一股津液林玉眉香润柔嫩的口腔涌出,两人都有触电般的奇异感觉,这个吻彷佛已经等待了千百年一般,亲吻的感觉竟是如此之美好。

    受到李尽欢火热双唇的攻击,林玉眉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一样。

    林玉眉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他们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吸吮着林玉眉柔软滑腻的三寸丁香,李尽欢将她舌尖分泌出的阵阵芬芳甘甜的津液造单全收,尽数吞进嘴里,咽入腹中。

    李尽欢那双散发着灼热气息的魔手在她胸前丰满的高耸上肆意爱抚揉搓,如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涌遍这对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男女全身。

    “嗯……尽欢……你别逗人家了,我弄的我身体好难过……”

    林玉眉虽然已经接近轻的年龄,但是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子,哪受得了李尽欢这个花丛老手的挑情手法,加上酒精的麻痹作用,洗澡后精神又极度放松,只是随便三两下就投降了。

    轻是教育部2007年8月公布的171个汉语新词之一,泛指25~35岁之间、一群新兴的都会精英女性。“轻”指的是外貌年轻;“熟”指的是内心成熟,装扮得体,谈吐优雅,独具品味。她们不仅拥有“淑女”身上那种优雅与乖巧,更散发着一种富有内涵的美。

    轻这个词汇刚一出现就获得了年轻职业女性的青睐。她们是一群二十五到三十岁的未婚女郎。岁月不但在她们的脸上也在她们的心里留下了淡淡的痕迹,她们在最初的疼痛中体悟了成长,变得更加坚强。

    因而,她们开始学会将感性与理性调配适当。她们合理地克制自己的,辨得出正确的人生方向。她们坚决不做“月光”也从来不需要担心经济状况。她们有足够的阅历,可以令自己举止得当,遇到所有的问题都会淡定自若、沉着冷静。

    她们细致而周到,会顾及他人的想法。她们享受流行而不盲从流行。“跟风”的年代已经过去了,于是她们说,得听自己的。因为只有自己,才会对自己的需索了然于心。

    她们偶尔会故作天真,偶尔又会扮作成熟。她们可爱又不失女人味。她们总是带来让人欣喜的新鲜感。

    李尽欢忍不住想要仰天狂呼,心中欲火炽热,终于要采撷这朵娇嫩无比,成熟美艳,熟透了的果实了。

    “抱我进房吧!我,我不想在这儿……”

    林玉眉终于禁不住心中的酥痒,咬着他的耳朵娇喘着投降了,“快点,不然我可反悔了。”

    “好好好。”

    李尽欢急忙点头应允,一连三个好字,足以说明他的心情是如何激动。

    按捺住心中的狂喜情绪,李尽欢拦腰抱起林玉眉向卧房走去,怀里的如玉佳人娇靥似火,星眸半闭半睁,又羞又喜的瞟着他,说不出的娇媚诱人。

    林玉眉的卧室是东方饭店的标准套房,以蓝色为主,蓝色壁纸、蓝色地毯、蓝色的床、蓝色粗布床饰、蓝色台灯、搭配精致的罗马小画,制造一种卧室独有的懒散与宁静;床头的绿色、褐色的沙发为房间增添一丝的动感与生机。

    而飘逸的淡蓝色床头造型、剔透的水晶吊灯,加以色彩相适的床饰、窗帘予以点缀,又无不诠释着主人的浪漫情怀。

    把怀中佳人放在床上,李尽欢回身轻轻将房门关上,当他转身,走向坐在床边的埋首整理身上凌乱衣裙的林玉眉,同时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在她丰满浑圆的酥胸和修长的美腿上打量窥探,看得她娇羞不已,粉面绯红

    霍青桐别传之书剑别传帖吧

    。

    林玉眉身上黑色低胸连身短裙子下露出两条白晰修长性感的**,是那么浑圆平滑,一双嫩嫩的小脚上赤脚穿着一双高跟鞋,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着。

    她的脚型纤长,柔若无骨,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曲线优美,脚弓稍高,脚后跟处的肌肤甚至能看出肌肤的纹路,脚指匀称整齐,如十棵细细的葱白,涂着粉红色的亮晶晶的丹蔻的脚指甲如颗颗珍珠嵌在白嫩的脚指头上。

    当时李尽欢就想,如果能让他去轻轻舔一下,那一定是他体验过的最大的幸福。哦!当然如果能够把林玉眉的姐姐林玉娴一并弄上床,两姐妹同时被他那啥,真是死了也值了。

    这个时候,林玉眉就像古代社会一个刚刚出嫁的新娘子。洞房花烛之夜,含羞带怯的新媳妇儿等着自己相公。

    林玉眉咬着嘴唇瞟了他一眼,当两人目光在空中相撞时,她立刻羞涩的低下了螓首,纤纤玉手也有些无措的绞着自己的衣角,紧张不安的心情表露无疑。

    深吸了口气,李尽欢稍微平定了一下自己激荡的心情,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道:“眉姐虽然已经是轻的年纪了,但从她生涩地反应来看,她应该没有什么这方面的经验,说不定还是第一次。噢,老天,我太幸福了。嗯,自己可不能吓着她了。”

    李尽欢轻轻的走到林玉眉的身前,低头凝视了她那比花还娇艳的娇靥半晌,然后蹲子,脱去她脚下的清凉露趾的高跟鞋。

    林玉眉娇躯端坐,编贝般的皓齿银牙轻轻咬着嘴唇,灵动的美眸偷瞟着李尽欢,任他帮自己脱鞋。

    她的小脚虽然不是三寸金莲,但是雪白如玉,白里透红,小巧玲珑,白嫩可人,脚面的皮肤光华细腻,透过细腻半透明的白嫩脚背皮肤,隐隐可见皮下深处细小的血管。

    李尽欢握着林玉眉的纤纤玉足,感觉似有一股独特的香气飘到他的耳中,不禁心中一荡,忍不住低头去闻她玉足的气味。

    “啊……尽欢……别,你别这样……”

    林玉眉看到李尽欢动作,惊得忙要收回自己被他握在手中的玉脚,“人家我怕痒……”

    李尽欢手下微微一紧,林玉眉的企图便宣告失败,轻轻嗅了一下,一种混合着女性香汗和体香的独特气味让他精神一震。

    瞟了一眼羞涩难当的林玉眉,李尽欢心里是真的痒痒的,他轻声笑道:“眉姐,你的身体真香。”

    “小坏蛋……你……你真的好坏……”

    林玉眉羞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耳根都红透了,这种小女儿家的神情、神态、动作,出现在她这个干练英气的轻女刑警队长大姐姐身上,显得可爱之极。

    怔怔的望着林玉眉这娇羞可爱的样子,李尽欢突然觉得此刻的她简直就是天底下最美丽的一副的图画。

    李尽欢都有点不忍心去破坏这美丽的图画了,忍不住不禁脱口而出道:“眉姐,你真的想好了?”

    话才出口,李尽欢就恨不得那块板砖把自己拍死,心中叹息一声,脑海中也不由冒出自己是不是撞邪了的念头,怎么会说出这种脑袋进水的人才会说的混账话来。

    听了李尽欢的话,林玉眉娇躯一震,抬起螓首,水汪汪的美眸闪烁一丝讶异的光芒。

    李尽欢心中一片湛然,可是想到话都已经说出口,这个时候若是收回来,别说是林玉眉,就连他自己也要鄙视自己了,他毫不退缩的跟她对视着,眼神中没有半点虚伪的成分。

    好像只是短短的一瞬,又好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李尽欢和林玉眉就这么互相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任时间无声飞逝。

    蓦地,林玉眉美眸流光,顾盼生妍,让李尽欢不禁一呆,脑海一片空白。

    看到李尽欢呆呆傻傻的样子,林玉眉又是嫣然一笑,似春回大地,又似百花绽放,让人目眩神迷。

    正在暗自后悔,刚才为什么要说那种找抽的中话,难道自己看起来很黄很暴力,其实很傻很天真?我本善良,奈何佳人多情。

    李尽欢突然看见林玉眉贝齿轻咬,面带羞涩的说道:“嗯,如果人家现在说后悔了怎么办?”

    “啊!”

    “咯咯……”

    林玉眉忍不住“噗嗤”一声娇笑起来,让李尽欢觉得房间春光明媚起来。

    李尽欢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哪里肯依,低吼一声,一个猛虎下山,将她扑倒在柔软的席梦思软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