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又看光了

baichi83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尽欢不解的看着那张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小脸。

    陈依依气喘吁吁的说道:“呼……你先等等,呼呼……我要是忍不住叫出声来怎么办?”

    李尽欢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大家都正爽着呢!她却突然提出个这么白痴的问题,哪有不的!

    看来不解决这个问题是不能继续了,李尽欢想了一下,说:“要不我把袜子塞你嘴里吧!”

    “讨厌!”

    陈依依又是一声娇嗔,李尽欢最受不了她这样了,被紧裹着又胀大了几分,他不耐烦的说道:“那就随便塞点什么吧!要不你的袜子,什么的。”

    陈依依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对他说:“要不我把枕巾塞嘴里吧。”

    “行行行行!”

    李尽欢不耐烦的将枕巾塞进了陈依依的嘴里,然后又迫不及待的挺了起来。

    先前刚刚培养的情绪都被她破坏了,现在又得重来。

    李尽欢将抵在心出,用力的磨了几下,陈依依感到一阵酥麻,忍不住将内的又夹紧了几分,死死的缠在了上。

    心中大呼爽快,李尽欢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当下又加重了上的力度,而也紧跟着又紧了几分。

    “嗯!呜呜……嗯……呜……”

    虽然嘴里塞着枕巾,但陈依依还是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正在她即将被磨的飘飘欲仙的时候,李尽欢却突然将抽了出来。

    陈依依历时感到一阵空虚,忍不住将小跟着挺了过去。

    李尽欢让陈依依的身子趴在了床上,然后整个人再轻轻的趴在她身上,坚挺的穿过小抵在了处。

    用手抓住陈依依的纤腰用力一提,她的小轻轻地撅了起来,紧跟着李尽欢用力一挺,便再次插进了里。

    李尽欢很喜欢这样的姿势,虽然不能十足全力,但身子却如同趴在一张柔软、舒适的肉垫上一样,尤其是两个肉肉的小,弹力十足。

    由于角度的问题,加上两个人的裤子都没有完全脱下来,陈依依的幸免了次次挨,但紧迫感却比刚才更加强烈了。她的冷静仅仅持续了几十秒便再次消失了。

    李尽欢的腰部如同按了马达一样,越挺越快,中的就好像打桩机器一样,将两人一步一步的送上了。

    最后陈依依嘴里的枕巾已经掉了出来,但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我不行了!”

    陈依依弓起细腰,将两腿绷得笔直,死死的蹬在床单上,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了枕头,浑身上下不住的抖动,“啊………要来了,要来了!”

    她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在面前什么都是浮云。

    听吧!看吧!贝贝要是愿意的话,就过来看吧!陈依依连将枕巾重新塞进嘴里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尽欢感到处一阵清凉,如同绞肉机一般死死的绞着。

    他使足了全身的力气加速了冲刺的速度,想要跟陈依依一同达到。

    “嗯!嗯……嗯……”

    中的陈依依无意识的呻吟着,她感到的已经涨到了极点。

    知道李尽欢要,陈依依连忙夹紧了配合着他最后的疯狂。

    李尽欢如同一只发了疯的野马一样趴在陈依依的背上疯狂的着。

    幸好床够结实,要不非被他们两个弄塌了不可。

    疯狂的最后是一阵射进了内,陈依依被烫的又是一阵哆嗦。

    陈依依的视线已经完全模糊了,但却隐约看到房门似乎隙开了一条缝。

    “停,停,停!”

    她伸手拍着李尽欢的胳膊,但正在中的男人怎么可能停得下来?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要等先再说。

    后的李尽欢用陈依依的睡衣擦了擦自己的,然后从她身上下来,将她抱在怀里轻轻的吻了她一下。

    陈依依实在是太累了,她实在没有精力去想罗贝贝到底是不是在门外。

    此时的罗贝贝也从中恢复了过来,她抽出满是蜜液的右手,脸蛋红得如同滴血一般。

    罗贝贝从一开始就没离开过,借着月光将对面床上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起先她先是感到一阵害羞,但随着两个人越来越激烈,罗贝贝的体内就如同火烧一般,尤其是听到陈依依忘情的呻吟声后,恨不得里面床上的女人就是自己。

    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好姐妹,而她却却在一旁自慰,罗贝贝羞愧地险些哭了出来。

    早晨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晒在李尽欢的身上,此时他没有睡意,他从床上坐起来伸伸懒腰。

    昨天晚上他很晚才睡,一睡就睡到第二天太阳出来,不用上班,什么也不用担心。

    李尽欢转过身,看着睡在身边的陈依依,她的身子完全**着,阳光洒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浑圆的,白白的大腿,显得她身体的曲线诱人倍致。

    “我的宝贝儿。”

    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李尽欢压在陈依依身上,从上面抱住了她,当陈依依火热的肌肤和他碰到一起时,李尽欢感到下边已经高高坚硬地竖起,而已经被他弄醒的大美女也主动分开了双腿。

    李尽欢的就直接抵到了陈依依的上,他俩的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

    舌头侵入陈依依的口中,而她更热烈的回应着,同时李尽欢身体轻轻地扭动,那湿润的摩擦着他,一股想射出的强烈冲得李尽欢眼前有些发黑。

    李尽欢控制着自己,知道要坚持住,他扶着,沿着陈依依湿润的洞口慢慢地插了进去。

    感到陈依依的紧紧地围裹自己的,李尽欢的深入没有碰到任何阻碍,终于整根都没入了她的身体。

    陈依依的眼睛闭着,急促地喘息着,胳膊紧紧地抱着李尽欢,两只紧贴在他胸前,双腿大张着,一条腿还蹬在了床内侧的墙上。

    李尽欢开始,陈依依的温暖而润滑,感觉似乎有一种吸力在一股一股地箍着他的,插了几次之后,就再次感到了射出的。

    尽力忍住,李尽欢不想这么快就结束,的中那股箍紧的力量好像越来越大,每进出一次,就从到根部都像被紧握着一样前进,它们翻起了的头部,紧紧的摩擦它,李

    倒贴ok?最新章节

    尽欢再也坚持不住了。

    “啊……”

    李尽欢虎吼一声,一股股的喷陈依依身体里。

    “依依,你永远是我的。”

    李尽欢急促地喘息着,满身大汗,他抱着陈依依,亲着她。

    “我知道……”

    陈依依感到了李尽欢的射出,她轻轻地问道:“我美吗?”

    李尽欢用力点了点头,笑道:“依依,我没带?”

    “啊呀!你真是坏死了!”

    陈依依娇声嗔道:“怎么会呢!啊!全都流出来了!”

    “我要去卫生间!”

    说着,陈依依转身下了床,套上上衣和裙子,拉开门跑进了卫生间。

    过了一会儿,陈依依从卫生间里面出来,回到卧室,凑在李尽欢耳朵旁边说道:“尽欢,你射的好多呀!都流到大腿上了!你摸摸,全都是!”

    “小娃!”

    李尽欢伸手在陈依依上重重拍了一下。

    陈依依紧紧地抱着他,喃喃地问道:“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呀?”

    “我不会离开你,我今生今世都会爱你。”

    “那你以后会不会说我不好呀?”

    “不会的。”

    “会不会对我很凶呀?”

    “也不会。”

    “……”

    两人说着话,不一会儿陈依依又睡了过去,龙精虎猛的李尽欢轻手轻脚地起床了,去卫生间洗溂解决一下,然后就准备去驾校学车了。

    李尽欢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走出房间向着卫生间走去。

    咦?卫生间里面怎么有水声?难道是依依刚刚洗澡出来的时候忘记关水了?虽然现在有钱了,但是浪费可不好。李尽欢急忙推开门准备先把水龙头的水关掉,他一推门抬头想进去,可整个人惊愣在门口动不了了。

    李尽欢惊愣的原因是卫生间里面有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地在洗着澡,水灵灵的眼睛,弯弯的细眉,红润的嘴唇,雪白的肌肤。几滴水珠从她披散的头发上滑落到了高耸的胸前,然后再顺着洁白的身躯往下滑,仿佛不想离开这漂亮迷人的身体。

    罗贝贝的小手拿着一块香皂不停地在身上擦着,一会擦上,一会擦下,李尽欢不敢再看了,再倒不是怕看了自己会长针眼,而是担心那小姑奶奶尖叫。

    真是太糊涂了?还以为家里只有自己和依依两个人,压根忘了罗贝贝昨晚住在家里的事,而且谁知道她怎么会这么早起来洗澡?

    罗贝贝也是感觉到门口的异样,她抬起头一看,看到李尽欢正在门口色迷迷地盯着自己。

    她惊得目瞪口呆,手里的香皂不知不觉地掉落。

    “啊!”

    罗贝贝终于记起自己是要大声地尖叫,她想冲到过来关门,可没有想到一脚踩到地上的香皂,“啪”地重重她摔在地上。

    “你没有事吧?”

    李尽欢关心地问道,刚才他看到罗贝贝的前面,现在是看到后面了。虽然他早把人家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看过了。

    “出……出去……”

    罗贝贝又是一声尖叫,她见李尽欢还在看着自己,她现在连自杀的心都有了。即使是心仪的男人,且罗贝贝又是胆大的女子,但是这并不表示她能够任李尽欢看着自己洗澡。当日的表白更多的也是酒精作祟,现在可是青天白日,精神清醒。

    “噢!不好意思,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李尽欢觉得现在这个时候自己是要表明一下自己的情况,就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也好。他马上退出去,还把卫生间的门关上。

    没有过多久,罗贝贝出来了,瓜子脸,小瑶鼻,樱桃小嘴,薄薄的睡衣映衬着她曲线优美的身体,两条修长细腻的大腿自然地袒露在睡衣下,黑黝黝飘洒的头发自然地环绕着她俊俏粉嫩的脸蛋。不过她的脸蛋几乎是红色,眼睛睁得老大,好象要杀人似的。

    拜托!是你自己洗澡不穿衣服的。再说,这里明明是自己家。李尽欢在心里为自己喊冤。

    罗贝贝恶狠狠地瞪了李尽欢一眼,那丰满的酥峰和雪白的大腿在晃动,只是一会儿就走到他的面前,不过她可能跑得匆忙,没有看到脚下的椅子。

    “啪”地一声,罗贝贝被椅子绊了一下摔在地上,李尽欢不敢再看了,好象她已经摔了第二次。

    “贝贝,我真不是故意的。”

    李尽欢急忙伸手将罗贝贝扶起来,现在她穿着衣服,他此时出手也不怕有咸猪手占人便宜的恶名落在头上。

    “不是故意都那样了,若是故意……”

    罗贝贝话讲到一半停住了,挣开李尽欢的手,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不是故意都已经看了,若是故意那还不得脱光了上床。而且反正都是他的人了,是不是故意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呢!

    显然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李尽欢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所以目光不自觉就落在了罗贝贝那裸露修长的美腿上面。

    两军对阵讲究的是一鼓作气势如虎,罗贝贝脸这么一红,气也就泄了,再加上李尽欢目光若有若无地落在她那双美腿上,心里也没来由升起一丝异样,似乎他的目光特别的毒辣锐利,可以沿着她的美腿看穿她更隐秘的地方,气泄得也就更厉害了。

    “现在,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罗贝贝问道,只是已经没了刚才那种兴师问罪的气势。

    “那你说怎么办?”

    李尽欢把皮球踢回去。

    自从和他发生了关系之后,罗贝贝一直处于失魂状态,还真未仔细考虑过两人如何相处的问题。现在只是被他看了自己洗澡,比起清白的女儿躯,这完全算不了什么。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罗贝贝很无奈地说道。

    “不过,我告诉你,你睡了本姑娘,这事绝对没完!”

    见李尽欢松了口气,罗贝贝立马绷起脸严重警告,见李尽欢似乎想辩驳什么,她娇哼一声,不给她开口的机会,转身气呼呼地离开了。

    看着罗贝贝妙曼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李尽欢只能摇头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