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该小侄孝敬阿姨了

baichi83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正因为方才才在享受罗淑宜口中强烈吸吮的绝佳快感,此刻光是罗淑宜用小手根本满足不了欲,那只会令庞然大物保持硬度,却无法发泄,而忍受着一种不上不下的难受感。

    罗淑宜吐出香舌,就好似舔食一枝美味的糖葫芦,由龙头顶端,沿着李尽欢的庞然大物侧边,慢慢慢慢地往下滑去,抵达李尽欢的,她用贝齿轻咬着,顺着的纹路用上半排秀齿刮咬着;拥有魔性的小小手掌,持续着庞然大物,罗淑宜眯着笑眼观察着李尽欢的表情,每当李尽欢即将前一刻,罗淑宜便把得速度放慢,等待刺激稍减、李尽欢放松了肛肉,罗淑宜又再度加快了速度与力道,虽知道罗淑宜这样不但能训练庞然大物的持久力,更能加强时的快感,但却也让李尽欢陷入间断性的快感地狱。

    从未想过小姨罗淑宜会如此捉弄自己,庞然大物被小姨罗淑宜玩弄着,想射又不能射,这份禁忌般的刺激让李尽欢又兴奋又无可奈何,只能在心中大喊小姨你这小妖精,同时李尽欢把这份怨恨全数报复在罗淑宜胸前那对美型上。

    极为丰满的,在李尽欢的抚弄下越加火热,李尽欢不再客气,粗暴的又搓又揉,罗淑宜的脸也因遭虐的奇特快感而红通了一大片,李尽欢一手紧捏住上那粒充血鼓胀的,另一手沿着的画圆,不时将荡的尖挺把玩拨弄一番,随着李尽欢越加暴力的对待着小姨罗淑宜敏感的,罗淑宜着庞然大物的同时,也不时发出呻吟般的喘息声。

    虎狼年纪的成熟美妇罗淑宜一旦动了春心,好像**一样欲罢不能,罗淑宜的樱唇也侍侯着侄儿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娇喘吁吁,嘤咛声声,成熟美妇小姨罗淑宜对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含、吮、舔、吹,手段竟相当不错,她吐出鲜红的甜美滑腻香舌,逐寸,用手握住了,一面却将李尽欢肉袋含入嘴里吮吸,龙头颈阵阵酥麻传来,李尽欢舒服的呻吟出声,罗淑宜甚是欢喜,抱住李尽欢的大腿,摆动螓首大力吞吐,庞然大物在她口中不住跳动,强烈的快感涌来。

    罗淑宜娇媚地瞟了李尽欢一眼,玉手握住粗壮的龙身,摆动螓首在尖端快速的吞吐起来,李尽欢立即被快感包围,忍不住舒服的哼出声来,她望着侄儿李尽欢畅快的表情,摆动的更是剧烈,发髻也散了开来,浓密的长发荡漾起阵阵波浪,幽香四溢。

    罗淑宜快速吞吐了片刻,转而抱着李尽欢的大腿,缓缓将庞然大物吞入喉间,然后吐出大力几次,又再深深含入,李尽欢甚是激荡,伸手扶住她蝶首,庞然大物上片刻就粘满滑腻的口涎。

    罗淑宜原本雪白晶莹的**上已逐渐呈现出一种成熟、诱人的酡红,像是吸引着别人前来采摘一般,使她的身体越发的显得动人心魄,就连她婉转的呻吟声,她的脑海中已经是空白一片了,没有了贤妻良母的羞耻感,感官的本能刺激终于战胜了理智伦理和道德,尽管这种刺激是被迫无奈强加在她身上的,可是她已经沈入了无边无际的之海中,即使只是口舌之欲,也足以使她神魂颠倒心神迷醉。

    罗淑宜对侄儿李尽欢的庞然大物不住尝试深深吞入,表情既讨好又妩媚。李尽欢的呼吸也不由加快了几分,按住罗淑宜蝶首快速,硕大的龙头重重撞入她的喉间,她极力配合着李尽欢,不久罗淑宜便剧烈喘息起来。

    这段李尽欢和罗淑宜侄子与小姨之间禁忌的接触又持续了将近三十分钟后,终于在李尽欢眼神的哀求下,罗淑宜露出胜利的笑容,戏弄似的舔了最后一下,接着她再次将庞然大物含入嘴中,上下吞吐、发力吸吮、有节奏性的挤压口中庞然大物,顿时让李尽欢爽上了天。

    “喔……啊啊……”

    发泄的前一刻,想起若自己在小姨罗淑宜嘴里虽然令人兴奋,但对罗淑宜却是极不礼貌的,正当李尽欢欲把庞然大物从罗淑宜的嘴中拔出之时,罗淑宜的双手却不知何时已移到他腰后,双手紧紧捧住他的,吸吮庞然大物的力道加重,俏脸前后移动的速度也更快了。

    小姨的嘴里,射进去,罗淑宜凝视着侄儿李尽欢的媚眼神,像是这么告诉李尽欢的,李尽欢忍不住抱住小姨罗淑宜的后脑,腰身用力一挺,低吼一声,庞然大物一下子达到了顶点,放大,龙头如高射炮般的前后涨缩,一口气把中剩余的存货全数射出,又腥又浓的岩浆精华,犹如火山爆发似的在

    倒贴ok?帖吧

    小姨罗淑宜樱桃小口里爆浆;李尽欢白眼翻起,脑海中强烈快感,让李尽欢在的那一瞬间起了莫名的晕眩感,视线内除了炫目的白光外什么都看不见,这无疑是李尽欢没有重生之前或者重生之后少有的舒畅的,而且还是自己小姨罗淑宜的嘴里。

    李尽欢喘着气,当他从中回过神来,即使已经把岩浆精华全数射出,但那条尚未软掉的庞然大物仍在小姨罗淑宜嘴中一下一下的做剩余的动作;在李尽欢又兴奋又讶异的目光下,罗淑宜的喉咙蠕动,正在把李尽欢射进她嘴里的岩浆精华一口一口的吞下肚,如获至宝地仍旧吸吮着龙头,好像不把最后一滴岩浆精华吸出来就不甘愿似的。

    被侄儿李尽欢这样劲射,罗淑宜被射得媚眼如丝,白色长裤下**间幽谷深处也痉挛着达到了,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罗淑宜吐出庞然大物,香舌不断的舔着棒身,做着后续的清洗工作,这等一连贯贴心又荡的举动,也让李尽欢发泄过后丝毫没有一股莫名的空虚感。

    “嘻嘻……尽欢,这下子你该满足了吧?”

    罗淑宜笑着说着,轻手地拍了拍她自己用舌头清洗的一干二净的小小庞然大物。

    “小姨,我满足了,现在该我孝敬您了。”

    李尽欢却不依不饶,猛一咬牙,冲向前去,搂着罗淑宜浑圆修长的双腿,将她扑倒。罗淑宜一时不备,只来得及娇呼一声,就被李尽欢扑倒在地,罗淑宜突然遭此袭击,一时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

    李尽欢顺着罗淑宜曲线优美的腿部吻上去,直抵到白晰光滑的大腿处,罗淑宜被李尽欢毫无禁忌的唇舌舔的全身狂颤,李尽欢一压上身来,她就觉得全身一阵肉紧,脑中一片空白,忍不住情动起来,娇吟出声:“不要啊……”

    李尽欢受此鼓舞,欣喜若狂,当下毫不迟疑的将罗淑宜白色长裤和黑色扯下,然后再直向罗淑宜别无他物阻隔的****舔抵着,直到两腿顶端的那丛乌黑处里,只见罗淑宜那妙处在那丛乌黑中隐隐可见,微微隆起的,鲜嫩神秘的甬道,简直性感动人,无可言谕。

    李尽欢将罗淑宜白嫩的大腿轻轻分开,罗淑宜无限美好的妙处,就这样毫无阻拦的出现在侄儿李尽欢眼前,罗淑宜娇嫩的已经分泌出透明润滑的花蜜汁,淡淡的腥混杂着罗淑宜特有的体味,构成无可抵挡的欲之香,李尽欢被这靡的画面和这撼动心神的香所吸引,情难自禁的在罗淑宜湿漉漉的妙处上吻了两下。

    罗淑宜结婚十多年来,从未接触过其他男子的身体,一下被李尽欢肆无忌惮的搂抱亲吻,身体不禁产生强烈的反应,人也意乱情迷起来。

    但当李尽欢在她敏感的妙处亲吻,这从来未有的刺激,反而让罗淑宜打了个寒颤,之念顿失,悚然清醒,她慌忙拉住李尽欢制止在她肆虐的舌头,惊慌的说道:“尽欢不可以,我们不能做这种事,我们不能对不起……”

    李尽欢一脸痴迷的说道:“小姨,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一直都是空虚寂寞的,你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可是神色之间充满了幽怨。”

    李尽欢紧压着罗淑宜,浓重的男子气味让罗淑宜心迷神醉起来,而李尽欢痴迷的言语更是击中了罗淑宜的心事。

    “尽欢竟然注意到了我的幽怨神色?”

    罗淑宜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些羞涩,但更多的却是有人理解的欣慰和对生活的哀怨。

    罗淑宜叹了口气,抚着李尽欢的头发说道:“尽欢,别说这些了,生活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李尽欢不服道:“生活对于每一个来说的确不容易,但是就因为这么不容易,所以我们要好好的生活,小姨你又何必折磨自己的,能高兴的时候就要尽情的高兴才对啊。”

    罗淑宜望着这个眼中满溢着对自己的怜爱疼惜的大男孩,罗淑宜以显露于色的感动回应他道:“尽欢,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情是你还无法明白的,住手吧,我不会怪你的,但别再继续下去了。”

    虽然罗淑宜一脸坚决,但李尽欢并不想放弃,他很清楚小姨罗淑宜已经心动了,这一次若不能跟小姨罗淑宜生米煮成熟饭,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而他也将后悔终生,所以他仍然伸手在罗淑宜全身轻抚,罗淑宜的身体经不起刺激的轻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