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到处是战场

baichi83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乖侄儿…………小色鬼…………好侄子…………尽欢…………小姨……啊……小姨……啊……被……你………………”

    罗淑宜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她的手按着李尽欢的头,向下方推去,这时罗淑宜的两条雪白大腿已然分开,浓密的间那半掩半开的花瓣把一个成熟美丽的已婚女人装点得分外迷人,李尽欢把脸埋进罗淑宜的两条雪白大腿间,任罗淑宜那浓密的碰触着自己的脸,李尽欢深深吸着罗淑宜令人**的幽幽的体香,然后从她两条圆润丰腴的开始吻舔,舌头轻点轻扫着罗淑宜修长、光洁的大腿,沿着罗淑宜肥厚、滑腻的大花瓣外侧与的骑缝处由下自上轻轻舔至罗淑宜的髋骨部位,又慢慢顺着大腿用舌头一路轻吻舔到膝盖下足三里位置,再向下一直吻到罗淑宜美丽均称的脚;然后,又从另一只脚开始向上吻舔,回到到。

    这期间罗淑宜的两条腿不由自主地摆动着,不时向上挺起,嘴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声。李尽欢的舌头经由大腿根,掠过,由向上一路舔到罗淑宜甬道的下方,伴着罗淑宜浪的叫声,罗淑宜甬道深处早已是潺潺,奔涌如泉了。

    罗淑宜的双手用力把李尽欢的头按在她的两条雪白大腿间,被、钟乳露和李尽欢的口沫弄得湿漉漉的的碰触在李尽欢的脸上。李尽欢的舌头吻舔着罗淑宜肥厚、滑腻的大花瓣,从外向里轻轻扫动、撩拨着;罗淑宜那两片暗红色的如桃花花瓣般的小花瓣羞答答地半张着;李尽欢把其中的一瓣含在嘴里,用舌尖轻轻扫着,罗淑宜扭动着肥美的丰臀,快意地着;过了一会,李尽欢又把另一瓣含在嘴里尖轻轻扫着。后来李尽欢轻轻把罗淑宜的两瓣花瓣都含进嘴里,一起吸住,罗淑宜甬道里的春水蜜汁流入李尽欢的嘴里。

    李尽欢的舌尖拨弄着含在嘴里的罗淑宜的两瓣如花瓣的小花瓣,舌头探进两瓣小花瓣间,舔舐着里面嫩嫩的肉。罗淑宜这时已经被李尽欢爱抚得骨酥筋软完全沉浸在的快感之中了,已经陷入纯动物的快感之中了,然而李尽欢还是清醒的,李尽欢要把罗淑宜从沉醉状态中唤醒,让罗淑宜继续接受自己的爱抚,趁着罗淑宜意乱神迷的当儿,李尽欢用牙轻轻咬了一下含在嘴里的罗淑宜的两片小花瓣。

    只听得罗淑宜轻声“啊”了一声,身子猛地抽动一下,双腿条件反射般地用力的一蹬,幸亏李尽欢早有防备,才没有被罗淑宜蹬下水潭边,在罗淑宜还没来得及说话时,李尽欢又快速地把罗淑宜的两瓣如花瓣的小花瓣含在嘴里,柔软的舌头舌尖轻轻拨弄着,刚刚叫出的那声“啊”还没叫完就变成“噢”的轻呼了。罗淑宜和身体又松弛了下来,两条圆润、修长、光洁的腿盘绕着李尽欢的脖子,双手抚着李尽欢的头,扭摆着光溜溜的身子,浪地叫着。

    罗淑宜的珍珠花蒂已经勃挺起来了,尖挺挺的如豆蔻般可爱。李尽欢感觉罗淑宜非常希望自己去吻舔她的珍珠花蒂,听着罗淑宜的浪的呻吟声,李尽欢的嘴放开罗淑宜那两瓣如花瓣的小花瓣,伸出舌头用舌尖沿着罗淑宜零星地长着柔软的朝着珍珠花蒂方向往上慢慢地,轻轻地舔着,舌尖吻过甬道口时左右轻轻拨动,一边用舌尖拨开罗淑宜那两瓣如桃花瓣般的小花瓣,舌尖一边向上继续舔去,一点点向珍珠花蒂部位接近;就要舔到罗淑宜如豆蔻般可爱的珍珠花蒂了,李尽欢用舌尖轻轻的,几乎觉察不到的在罗淑宜的珍珠花蒂上轻扫轻点一下,随即离开,舌尖又向下舔去,去吻舔罗淑宜的如花蕊般的口,就那若有若无的一下,就使罗淑宜浑身颤栗了许久。

    在罗淑宜如花蕊般美丽、迷人的甬道口,李尽欢的舌头用力伸进罗淑宜春水蜜汁氾滥的,舌尖舔舐着滑腻的带有美丽褶皱的阴内壁。罗淑宜甬道里略带确带碱味的春水蜜汁沿着舌头流注进李尽欢的嘴里。

    这时李尽欢已把罗淑宜的珍珠花蒂含在嘴里了,李尽欢用舌尖轻轻点触着罗淑宜珍珠花蒂的端,从上向上挑动着,不时用舌尖左右拨动着,罗淑宜的身体扭动着,两条雪圆润的腿蹬动着,用力向上挺着以便李尽欢更彻底地吻舔吸吮她的甬道口和甬道内壁。

    罗淑宜的双腿用力分张着,李尽欢的头整个都埋在罗淑宜的双腿间,嘴里含着罗淑宜的珍珠花蒂舔动一边舔着,一只手抚着罗淑宜肥美的,一只手揉搓着罗淑宜浓密的,不时把手指移到罗淑宜的沟,用手指撩拨着罗淑宜的菊蕾,有时还把手指轻轻她的甬道内搅动,罗淑宜高一声低一声地浪地叫着,娇声语地要李尽欢快点把**的庞然大物插进她的甬道里,可李尽欢却想要狠狠地“修理”一下罗淑宜,让罗淑宜永远忘不掉他。

    李尽欢的嘴含着罗淑宜的珍珠花蒂,舌尖舔舐着,罗淑宜圆浑的双腿紧紧缠绕李尽欢的脖颈,两瓣肥白的美臀用力分着,身体向上挺送着,罗淑宜的珍珠花蒂整个地被李尽欢裹在嘴里,李尽欢不时用舌尖轻轻佻动着,有时还轻轻地用牙齿轻轻咬一下,每当这时罗淑宜都会浑身一阵阵悸动,双腿下意识地蹬一下,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的叫声,罗淑宜甬道流溢出来的春水蜜汁的气味,罗淑宜**的呻吟声刺激得李尽欢的庞然大物**的。

    李尽欢把小姨罗淑宜抱在怀中,罗淑宜紧紧偎在李尽欢的怀里,他**的庞然大物在罗淑宜滑腻腻的身体上,罗淑宜纤柔的手握住他的庞然大物,李尽欢抱着罗淑宜又进到宽大的水潭里,水清清的,罗淑宜面对着李尽欢叉开双腿,那滑润润的迷人的可爱的花蕊般诱人的甬道口正对着李尽欢坚挺的**的庞然大物,李尽欢扶着罗淑宜丰腴肥美的,罗淑宜一手扶着水潭的沿,一手扶着李尽欢那如同擎天一剑的尖挺、硕大、**的庞然大物,身体向下慢慢沉下来,滑腻的甬道口碰触在了李尽欢庞然大物的龙头上,罗淑宜的甬道口滑润润的,硕大、光滑的龙头没有费力就挺了进去。

    揉捏着罗淑宜白嫩的丰臀,看着罗淑宜白晰、圆润的,感受着罗淑宜的柔韧和紧缩,李尽欢的心里如喝了沉年的美酒般一阵迷醉,藉着水的浮力向上一挺,搂着罗淑宜肥美硕大的的双手用力向下一拉,微闭着双眸,细细体味侄儿李尽欢的庞然大物慢慢体肉的罗淑宜没有防备,一下子就骑坐在了李尽欢的身上那根硕大的、粗长的、**的庞然大物,庞然大物连根被罗淑宜的甬道套裹住了,光滑圆硕的龙头一下子就在罗淑宜甬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肉上。

    罗淑宜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微闭着的那双秀目一下子睁开了,罗淑宜的脸正与李尽欢相对,看着侄儿李尽欢恶作剧般的坏笑,罗淑宜如同初恋的少女般一样,用那纤柔的小手握成拳头,轻轻打着李尽欢:“啊……你真坏……坏侄子……坏侄子……也不管人家……”

    李尽欢和罗淑宜脸对着脸,他被小姨罗淑宜欲滴的娇态迷住了,目不转睛地看着罗淑宜秀美的面容,罗淑宜这时才反映过来,有些难为情了,秀面羞得绯红,微微垂下眼睑,轻轻地娇媚地说:“小坏蛋,你看什么看,有什么看的。”

    “小姨,你真美,您是我见的女人中最美丽的,我爱你,我要爱你一辈子,我要陪你一辈子。”

    罗淑宜满面娇羞地趴在李尽欢的肩头,丰满坚挺的乳胸紧紧贴在李尽欢的胸膛上,李尽欢紧紧搂着罗淑宜的腰臀,庞然大物紧紧插在罗淑宜的甬道里。

    藉着水的浮力,李尽欢的身体能轻松地向上挺起,李尽欢搂着罗淑宜丰腴的腰臀,身体用力向上挺,庞然大物在罗淑宜的甬道里了一下。罗淑宜娇哼了一声,丰腴的用力向下骑坐着,滑润窄紧、内壁带有褶皱的甬道紧紧包裹、套撸着李尽欢的庞然大物,罗淑宜扭摆着丰臀,李尽欢用力向上挺送着,宽大的水潭的水被李尽欢和罗淑宜弄得如同大海般波浪起伏。

    过了一会,李尽欢和罗淑宜两人心醉神迷地从水潭里出来,紧紧抱在一起,李尽欢亲吻着美艳小姨罗淑宜,罗淑宜那丁香条般小巧的舌头伸进李尽欢的嘴里搅动着亲吻着,李尽欢的的**的庞然大物在她的柔软、平坦的上,罗淑宜抬起一条腿盘在李尽欢的腰间,让她的润滑的、美丽的甬道口正对着李尽欢的**的庞然大物,李尽欢抱着她肥硕的丰臀,身体向前一挺,罗淑宜的身体也向前挺着,只听“噗滋”一声,随着罗淑宜的一声娇叫,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又插进了罗淑宜那美艳、成熟迷人的甬道里。

    罗淑宜紧紧搂着李尽欢的肩膀,用力向前挺送着身体,李尽欢一手搂着罗淑宜丰腴的腰肢,一手抱着罗淑宜光润、肥美的丰臀,庞然大物用力在她的甬道里,罗淑宜那紧紧的带有褶皱的甬道内壁套撸着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小花瓣紧紧裹住李尽欢的庞然大物。

    他们两人的舌头碰撞着、纠缠着,李尽欢用力搂抱起罗淑宜,罗淑宜用她那丰腴的双臂搂着李尽欢的脖子,把她健美的双腿缠绕在李尽欢的腰间,甬道紧紧包裹着李尽欢的庞然大物,满头的乌发随着李尽欢的庞然大物的冲击在脑后飘扬,她满面酡红,娇喘吁吁,断断续续地说:“哦……乖侄

    六朝清羽记笔趣阁

    儿……小老公……我的好侄儿……我爱你……侄儿的大……小姨的小……哦……”

    李尽欢搂抱着罗淑宜的丰臀,罗淑宜修长的双腿紧紧缠绕在李尽欢的腰间,李尽欢的庞然大物紧插在罗淑宜的甬道里,罗淑宜的甬道口紧紧包裹着李尽欢的庞然大物,李尽欢把丰腴、美艳的罗淑宜抱在怀中,庞然大物插在她的甬道里,走出水潭,来到溶洞里,把她放到地上,李尽欢把罗淑宜的双腿架在肩上,身子压在她的身上,庞然大物深深地插进罗淑宜的甬道里,摇摆着,庞然大物在罗淑宜的甬道里研磨着,龙头触着甬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肉。罗淑宜被李尽欢得星目迷离,满面酡红,娇喘吁吁,呻吟阵阵。

    “哦……尽欢……亲侄子……小姨让你的大死了……哦……使劲……哦……”

    过了一会,罗淑宜起身趴在地上,撅起肥美的丰臀,露出美艳的,她的大花瓣已充血分开,小花瓣变成了深粉色,珍珠花蒂已经,那暗紫色的、如般的在白嫩的丰臀的映衬下分外迷人。

    李尽欢心领神会地用手扶住罗淑宜雪白丰腴的大,硬挺的庞然大物在她的碰触着,惹得她一阵阵娇笑,她扭动着身躯,摇摆着丰臀,一只手握住李尽欢的庞然大物,用龙头在她的小巧如豆蔻般的珍珠花蒂上研磨着,嘴里传出诱人的呻吟声:“哦……小老公……亲亲侄子……乖侄子……你真聪明……啊……小姨的天天让你都愿意……啊……真是太过瘾…………”

    “小姨,你看我们配合得多默契,你一撅,我就知道你要让我怎么,小姨,有句俗话叫不撅腚,公狗不上槽。”

    李尽欢说道。

    “啊,小色鬼,你敢笑话小姨,骂小姨是。”

    罗淑宜羞红着脸娇俏地笑着,扭摆着肥美、浑圆、丰腴、白嫩的撒着娇。李尽欢贪婪的看着罗淑宜那曲线优美迷人的**,忍不住双手摸了上去。

    李尽欢惊讶的发现自罗淑宜**里流出大量的春水蜜汁,于是双手扶着罗淑宜的细腰,让庞然大物在罗淑宜的里滑动,然后腰部用力一挺,在罗淑宜媚**的呼声中,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又再一次进入罗淑宜的里了。

    李尽欢清楚看到自己的庞然大物在罗淑宜的里进出的情形,每一次都将罗淑宜的拉出来又挤回去,这靡的画面,形成李尽欢巨大的视觉刺激,让李尽欢捧着罗淑宜雪白丰翘的圆臀,使劲的撞击着,毫不觉得辛苦。

    而一向只试过正常体位的罗淑宜,更被这种从未想过的姿势所吸引,忍不住疯狂的将**向后冲撞李尽欢的,一时之间,臀波乳浪,激起水花四溅,再加上的撞击声,激情男女的欢声,构成一幅慕煞旁人,艳欢快的天地奇景,李尽欢的身体一下下撞击着罗淑宜丰腴的,庞然大物在她紧紧凑凑滑滑润润的甬道里着。

    李尽欢抱住罗淑宜的丰臀,撞着罗淑宜的雪白的大,庞然大物每插一下,龙头都会撞击着她甬道深处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肉,罗淑宜的小花瓣如同艳丽的花瓣随着李尽欢庞然大物的插进抽出而翻动,李尽欢的双臂环抱着她柔韧的腰肢,一支手去抚摸那已然的小巧如豆蔻的珍珠花蒂,手指沾着她甬道里流泻出来的春水蜜汁轻轻按揉着,罗淑宜的手也摸到李尽欢的,用手指轻轻揉捏着。她扭动着身躯,摇摆着丰臀,忘情地呻吟着:“哦……小姨真的舒服……舒服啊……哦……心肝侄儿……大在插得太美了……哦……哦……使劲……哦……对……就这样……哦……哦……哦……”

    过了一会,李尽欢和罗淑宜又把战场转移到地上,罗淑宜仰面躺在钟乳地上,两条雪白丰腴修长的腿分得开开的,高高的举起,李尽欢则趴在她柔若无骨的身上,把**的庞然大物在罗淑宜的甬道口研磨着,沾着从罗淑宜的里流出的春水蜜汁,研磨着小花瓣,研磨着珍珠花蒂,研磨着甬道口。

    “啊……好侄子……小色魔……爽死我了……快……哦……快……哦……快把大……哦……”

    罗淑宜扭动着身肢,放浪地叫着,向上挺送着,一支手把住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对准她那流溢着的甬道口,另一支手搂住李尽欢的后背向下一压,只听“滋”的一声,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又插进了她的甬道里。

    李尽欢的胸部紧紧压在罗淑宜雪白坚挺的上,左右前后挤压着,同时上下抬压着,加快了庞然大物在她里的。罗淑宜扭动着身子,甬道紧紧套撸着李尽欢的庞然大物,他们两人研究着的技巧,一会李尽欢把庞然大物连根插进她的甬道里,扭动着,硕大的龙头深埋在甬道深处研磨着甬道深处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肉;一会李尽欢又把庞然大物抽出仅留龙头还插在甬道口,然后再用力把庞然大物向甬道里插去……

    玉石床上、清泉旁、水潭里、钟乳上,到处都是他们的战场,在罗淑宜美艳成熟迷人的里,李尽欢的庞然大物足足直了几乎一天,罗淑宜被李尽欢得骨酥筋软,奔流,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在罗淑宜令人**的,浪的声中,李尽欢几次把射注在她的甬道里,冲激着她的,那天夜里,李尽欢把罗淑宜搂在怀里,罗淑宜温柔地偎在李尽欢的怀抱中,李尽欢的庞然大物插在她的甬道里慢慢进入了梦乡。

    两人就这样在溶洞内待到第八天,到了第八天凌晨,终于,奇迹出现了。

    当第八天凌晨来临的时候,那石壁下方的洞口开始融化并开始出现一丝光线,接着这光线越来越强烈,刺得两人眼睛都不能睁开,大概过了几分钟之后,李尽欢才勉强睁开眼睛,直接那出现光线的地方居然变成了透明,李尽欢连忙叫罗淑宜,“小姨,你看。”

    罗淑宜听见李尽欢的声音,连忙也睁开了双眼,只见那洞口的规模已经足以让两个人一起通过。罗淑宜望了李尽欢一眼,口中说道:“尽欢,我们走。”

    当罗淑宜拉着李尽欢跑出去之后,终于呼吸到了一股自然的的海风,直接告诉他们已经出来了,果然,两人查看了一下四周,四周是密密麻麻的热情树林,而李尽欢往那先前跑出来的地方看去,那地方原先的透明慢慢的变厚,跟着消失在眼前,原地像是什么也没有出现一般,这样的怪异事情让李尽欢觉得惊讶,不过毕竟他是从未来重生而来的,思想也比较开阔,知道也许是这里的地质环境造成了这样的情况,也又可能是一些神秘的因素在里面,不过再怎么样也好,至少两人从溶洞里面出来了,多少也多了一些离开这里的生机。

    由于想到之前被毒蛇咬,所以两人并没有在密林内停留很多,寻找了一些能吃的水果和捡了一些干柴后,两人回到了沙滩上面,孤岛四面是海,一眼望不到边,不过风景却是十分美丽,这情景让李尽欢想到看过的电影《加勒比海盗》里面的情节,突然,李尽欢突发奇想,就算四面环海,如果在孤岛上面点燃一些东西,会不会有经过的船看见呢?李尽欢赶紧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罗淑宜,罗淑宜听完后,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于是两人又进入密林,寻找了大量能够燃烧的干柴后,将干柴点燃,一切只能靠天意了,李尽欢看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以及升空的浓浓烟雾,幽幽的想着,不过李尽欢怎么想,都觉得自己能够快速的离开这个荒芜人烟的孤岛,这不能说是他的自信,也许是一种直觉吧,一种商人的直觉。

    李尽欢在荒芜人烟幽幽的想着,而另外一边呢?在李尽欢和罗淑宜消失在海面后,罗淑娴虽然十分慌张,但是托着陈依依和罗贝贝两个孩子,使得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俗话说在中国是钱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一点也不假,罗淑娴先将陈依依和罗贝贝安排在酒店,让服务员帮忙照顾,然后出公安局报案,公安局的人见是一个美妇,态度自然十分热情,不过这热情在海面上寻找了一周之后也消失了,无奈之下罗淑娴只能另外想办法,从李尽欢和大嫂罗淑宜消失在海面的时候,罗淑娴就打定主意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七天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可是李尽欢和罗淑宜一点消息也没有,原本就有点心灰意冷的罗淑娴多少也有点想要放弃,每当从海边回来酒店的时候,见到陈依依和罗贝贝两个孩子脸上那憔悴伤心的模样,罗淑娴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放弃。

    到了第八天,罗淑娴打算花钱请游船出去寻找,毕竟只依靠公安局并不是办法,罗淑娴安抚好陈依依和罗贝贝后,就花钱寻找了八个游船出海,也许就是罗淑娴这种不抛弃不放弃的念头,再加上李尽欢利用岛上的干柴燃烧,浓浓的烟雾终于吸引到了游船的目光,当李尽欢和罗淑宜与罗淑娴相见的时候,都恍如隔世一般,三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也许只有经历过离别,才知道相聚的珍惜。

    三人回到酒店,罗贝贝早就泪流满面的扑到了母亲罗淑宜的怀中,大哭一场之后,又抱着李尽欢小哭了一会儿,由于罗贝贝在李尽欢的怀中,已经开始发育的身体难免碰触到李尽欢,身上那股又开始幽香回荡在李尽欢的鼻间,使得与小姨罗淑宜突破禁忌的李尽欢多少有点心猿意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