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疯狂女医生

baichi83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啊……好人儿……你……你真厉害……我好舒服……啊……”陈映雪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

    “你什么地方舒服啊?”李尽欢邪笑着问道,随着不断的抽动,李尽欢感觉体内那团火已经熄灭不少,理智也恢复了一些,见到陈映雪正在被自己干,联想到先前的事情,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什么,不过事情已经成为了事实了,而且这事实也是李尽欢能够接受的,所以很快也进入了本来的角色里面。

    “小坏蛋……讨厌……”听李尽欢竟然问出这问题,陈映雪不由得火红了脸,她虽已沉醉在之乐中,但毕竟片刻之前,她还是守身如玉,哪经得起这么迫人的问法?

    “死东西……你这坏东西……都已经……都已经这么整治我了……还要卖乖……啊……别……好棒……”听陈映雪到这个时候还能硬撑,李尽欢口中一阵笑,双手从陈映雪香汗淋漓的纤腰拔起,一边一个捏住了在他眼前不住跃动的,尽情的爱抚把玩起来,坏笑道:“好老婆,这样舒服吗?”

    “……舒……舒服……”**被李尽欢大手这样一扣,原本只是从中源源不住烧上身来的欲火,一下子变成三管齐下,教陈映雪怎么受得了?她的呻吟声中带着些许哭啼,却不是因为痛楚或害羞,而是欲火烧的实在太旺太烈了。

    被李尽欢这样把玩,陈映雪当真美到了极点,尤其是那两朵迷人的樱桃,更是涨到了发疼的地步,在李尽欢大手的把玩下更显媚艳惑人,弄得陈映雪想不招供都不成了,由于压制太久,现在爆发出来实在有点强大,在加上李尽欢的挑情手段更是高超娴熟出色当行,此时陈映雪被摆布成上位,这体位令她能主动去探索最能让自己快乐的各个敏感带,好奇心重的陈映雪自不会错过任何追寻快乐的机会。

    但她终究尚非此道行家,一下便爽过头,还没动得几下竟已蠢蠢欲动,又给李尽欢逗得语出口,欲火竟似也因此宣泄出来,浑身舒泰之中只觉一阵奇妙的酥麻,不知什么东西从体内冲了出来,美得她直打哆嗦,整个人竟完全瘫软了下来,伏在李尽欢胸前娇喘不已,感觉到陈映雪已然,那酥人的麻得李尽欢不由猛吸一口气,制止住自己随之一泄如注的冲动,良久才敢睁开眼来。

    但见伏在李尽欢胸前的陈映雪眸泛媚光、樱唇轻喘、秀发尽湿、美目迷茫,完美无瑕的娇躯泛出一层薄光,尤其诱人,再加上激情带起的晕红还留在身上,当真媚人耳目,原本女人最美的时候,便是初褪的娇慵模样,何况陈映雪原就是绝色贵妇,这一泄阴更是美的惊人,李尽欢不看则已,一看之下欲火更炽,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他一翻身将这已泄阴的陈映雪压在身下,开始抽动起来。

    “唔……不要……别……别来……我不要……我受不了了……”一泄,那滋味虽撩人已极,但随着欲火舒泄,陈映雪的神智也慢慢恢复过来,想到自己方才的言语行为,不由得为之气苦,自己在这野兽一般的李尽欢蹂躏之下,不但被他得到贞洁,而且竟在他的粗暴之下,尝到了**之欢的快乐,爽得浑身上下都没了力气。

    偏偏就在她心中苦痛的当儿,李尽欢竟将她无力的**压在身下,那犹然如日中天的庞然大物感觉更加威猛,竟是要再度将她玩弄,但是没有办法,一来陈映雪才刚爽到,弄得浑身无力,二来女上位是最耗女子体力的一个体位,现在的陈映雪所能使出的力气,就和她身上的遮蔽物一般一点不存,教她怎么拒绝得了李尽欢野兽一般的侵犯呢?

    更令陈映雪为之羞怒的是方才自己激情当中的舒泄,仍然留存在之中,被李尽欢就着起来,竟是一点儿也没费劲,庞然大物便已直抵心,而刚刚的,使得陈映雪的敏感度大增,给李尽欢这样勇猛地了几回,那的滋味,竟似又回到了身上,任她怎么咬紧唇皮,也压不下那娇吟的冲动。

    见陈映雪虽已清醒,却连推开自己的力气也没有,李尽欢笑起来,他知道陈映雪是再挡不住自己的入侵了,他双手捧住了陈映雪汗滑的丰臀,令陈映雪修长的**媚的大开,将那完全暴露出来,随即跃马挺枪,直捣黄龙。

    给李尽欢这般猛送几下,陈映雪只觉欲火又起,那一连串的快感比方才更加强烈地袭上身来,竟是一波比一波强烈,转瞬间陈映雪又给那波涛冲击灭顶;尤其这回李尽欢的动作可比方才直截了当多了,他如疯似狂地挞伐着陈映雪迷人的,每次的冲击都直抵,以一招回马枪的势子一磨一挑,才又退了出来,只磨得陈映雪手软脚软,每一下的刺激都似突破了陈映雪的防御,直接攻陷了她的芳心,令陈映雪,当中花蜜犹如涌泉般不住喷泄,那种畅快真非笔墨所能形容。

    李尽欢在刚进入陈映雪的身体时,那温柔的攻势已令陈映雪的芳心彻底融化,接下来这次次直捣黄龙的攻势,教陈映雪更吃不消,一**的攻势令她应接不暇,不知何时起已完全淹没在那迷人的春潮之中,甫清醒的神智竟又沉醉在欲潮里头。

    “啊……我又要……又要死了……”见陈映雪在自己的庞然大物之下婉转呻吟,,声声句句都是对自己的恳求,李尽欢不由有股强烈的满足感,陈映雪在自己的征伐下完全沉醉在之中,竟变成了这等荡的模样,不由干得愈发猛烈起来,嘴上也不肯闲着。

    没想到陈映雪不但好奇心重,学得也快,连床上媚人的技巧都学得这般快速,从那诱人小嘴中透出的呻吟声,更是令干着她的男人为之心神皆爽,李尽欢再也忍耐不住了,他举高了陈映雪的**,腰间干的更猛更快,陈映雪给他这样一搞,较刚才更加突出,每次被干时的刺激也更强烈了,她爽得眼冒金星,什么都看不见,惟一能感觉到的只有里传来一下比一下更强烈更美妙的快乐。

    等到李尽欢终于承受不住陈映雪之中天然的紧夹,背心一麻,火山轰然爆发,将精华岩浆尽情的喷洒在陈映雪那迷人的当中时,陈映雪也已被迭起的冲得神智不清,给那一烫一浇,登时整个人都瘫痪了,和李尽欢滚倒一处,几乎就这样昏死过去。

    随着体内火焰的逐渐消失,李尽欢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他坐着喘息了一会,满意地看着身侧的佳人,只见陈映雪媚目如丝,似想晕睡过去却又无力闭目,若非胸口还微有起伏,一双似被他玩得稍微丰满了些的娇挺仍不时随着呼吸轻颤,真要让人以为她是不是已被野兽一般的自己给活活玩死了。

    虽说陈映雪身体强健体能也充沛,但她连庄般的被李尽欢玩,加上每次都被玩得乐陶陶美爽爽,泄得神魂颠倒,她的身子骨再硬朗,一时之间也吃不消,只是陈映雪虽吃不消,却已无力遁走,只见身旁的李尽欢伸出手来,又抚上了陈映雪那惹火已极的曼妙身材,顺着她美妙的曲线上下游走,亲手感觉着她**的火热。

    “以后就做我的老婆吧,好吗?”李尽欢咬着陈映雪白皙娇嫩的耳垂软语温存道。

    “你想的才美呢……”陈映雪娇羞的发现,随着李尽欢魔手到处,自己的裸胴彷彿变得更敏感了,每寸被李尽欢轻薄过的肌肤,都似带起了火花,尤其教陈映雪瞠目结舌的是,随着李尽欢那双大手在自己身上亲暱的抚摸,他那巨挺的庞然大物竟又慢慢雄壮挺拔起来。

    陈映雪甫失去贞洁便被那庞然大物连连折腾得死去活来,承受着李尽欢的雄壮威武强烈无比的玷污,令陈映雪到达了极限。

    那令她飘飘欲仙的强烈摧残已掏空了陈映雪的身子,她再承受不住李尽欢的需求了,可李尽欢竟然这么快又硬了起来?想到方才自己在李尽欢的挞伐之下,无可奈何的发出令人听了就脸红心跳的声音,被这野兽连拱带挑地送上了想也想不到的神仙境界。

    陈映雪不由得全身一阵躁热,李尽欢的滋味儿真是可怕又可爱,只要是女人,只要尝过了这番美味,岂有不臣服之理?

    那怪这个小坏蛋又这么多的女人,而且李尽欢又是特别厉害,竟一干再干,连她已哀啼求饶也不管,自顾自的发泄着,让陈映雪即使不情不愿也只有任凭宰割的份儿,偏在那不情不愿之中,李尽欢的强悍却又使她柔顺,将她送上个更美妙更虚幻的仙境中去,一想到方才被他连续不断地干着,似要把她整个人都干穿过去,陈映雪就不禁无法自制的湿润了。

    见那庞然大物渐渐硬挺,陈映雪不由得痴了,她不禁回想着适才发生的美事,虽是不情愿就这样失去了宝贵的贞,但那一次又一次被征服的过程,李尽欢的各种体位将她攻陷辱,抚爱玩弄了她的每一寸诱人**,让陈映雪羞煞愧煞,却

    倒贴ok?最新章节

    也是乐在其中。

    她不由恨起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方才竟被干得晕了过去,若是一直清醒……

    那时感受到的滋味,岂不更美上加美?见那庞然大物挺了个笔直,陈映雪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她可以感觉得到,李尽欢之所以又复硬挺,必是为了再次令自己,只是她这回再没体力迎合,恐怕只有任李尽欢动作的份儿。

    李尽欢双手扶住了陈映雪纤细的柳腰,将她抱了起来,陈映雪忍不住一阵娇吟,竟不由自主地撒起娇来:“别……别这样……我会……会害羞……让我看着你嘛……”

    “那就不精彩了……”李尽欢盘坐在地上,让那仍带着陈映雪春水的庞然大物一柱擎天般挺立着,一边将陈映雪动人的**抱到身前,令她眼睁睁地看着**的自己是如何迷人,光只陈映雪那红晕如云的娇躯上头泛出的香汗,诱惑无比的顺着曼妙的曲线缓缓流下,便显得冶艳无伦。

    满腔春色难抑,再加上春情无限不只流露在眉梢眼角之间,也透在香汗轻泛的雪嫩肌肤上,含羞带怯的薄薄酡红,淡淡地彩在白皙如玉的玉骨冰肌上头,高耸如的**之上,粉嫩的初春蓓蕾正在展放,随着陈映雪愈趋急促的呼吸而美妙地颤抖着,连陈映雪自己都为自己的绝色而神魂颠倒,更何况是身后的李尽欢?李尽欢一边吻着陈映雪诱人的耳珠,一边在她耳边轻语着,指导着这美艳贵妇陈映雪的动作。

    虽是娇羞已极,但体内烧着的火那么旺,陈映雪又怎抗拒得了李尽欢的指挥,她顺着李尽欢的指示,纤手含羞带怯的扶住那坚挺刚直,一边缓缓下坐,不只用去感受,更是亲眼看到自己的是如何款款柔细的将那巨伟庞然大物吸入体内,直到坐到了根处,感觉到不只,那庞然大物似已挺到了心窝里头,欲火难挨的陈映雪这才得到允许,偏过脸儿来承受李尽欢火辣辣的吻。

    “美吗?”李尽欢邪恶的问道。

    “嗯……好……好美……”

    实际上陈映雪刚开始的时候就清楚,李尽欢这样的病人也是临床的应激反应,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旦他醒来都不会记得自己干过些什么。

    想到了这些,陈映雪这回不像刚开始时那么娇怯了,陈映雪勇敢的回应着李尽欢野兽一般,似想将自己掏空吸干的口舌,一边媚声回应着,“你……你刺得好深……我好像……好像整个都……都被你刺穿了……可是……可是我没力气动了……怎么办呢……”

    “没关系……让我来吧……”李尽欢着硬邦邦的庞然大物在陈映雪沟壑幽谷之间肆意研磨,但偏偏不让她如愿,故意退后了少许,诱得陈映雪不由娇呼:“快……快点给我吧……”话儿出口才知自己已忘了形,竟主动向这野兽要求,不由羞意满胸,但那贲张的反更为高涨,令她再也不能抗拒的索求着的满足。

    李尽欢为了弥补之前被体内熊熊燃烧的火焰控制后如何在不知名的情况下挑逗起陈映雪的遗憾,毕竟先前李尽欢的理智全部失去,没有享受到挑逗陈映雪的乐趣,所以此时故意逗陈映雪:“你要什么?”

    陈映雪脸颊羞红,忍不住一阵娇嗔:“死东西,坏东西,这么整治人家,还要卖乖。”

    李尽欢依然诈作不知:“你不说我怎么明白。”

    陈映雪气鼓鼓不发一言,李尽欢见状缓缓把庞然大物抽走,陈映雪不禁大急,若他这样离开,自己怎能满足?天晓得下次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向他恳求那庞然大物的攻陷?

    “不要啊……”陈映雪急忙喊道。

    李尽欢坏笑着问道:“不要什么?”

    陈映雪在李尽欢凌厉目光注视下不由屈服:“人家向你投降了……不要把那宝贝抽出……快点……人家需要它……”说罢羞愧地把脸藏于李尽欢的胸膛,见陈映雪如此娇媚驯服,李尽欢得意万分的笑了出来,他知道自己已令她完全臣服于之下,接下来以他强悍无比的,必能令她身心彻底臣服。

    越是冰清玉洁,越是清高冷傲,一旦身心沦陷,越是食髓知味,越是不能自拔。

    天啊,真的爽死人了,当沉坐下去之后,陈映雪整个人坐在李尽欢腿间,给李尽欢双手撑着陈映雪巧翘的丰臀,轻抬少许之后重重放下,爽得陈映雪差点哭出声来,她的娇躯加上他的力气,令那庞然大物一气挺进最深处,产生一股股惊心动魄的快感,电击着陈映雪每一寸的神经,比刚才更强烈更刺激,令陈映雪忍不住伸臂圈住李尽欢的脖颈,一边索吻一边却又不敢放掉承欢的自己,娇躯随着李尽欢双手的动作不住上抛下坐,一面娇吟不休一面全身抽搐,眼睛里像有闪光,不一会儿全身都给那强烈的吞没了……

    迷茫在美妙的之中,陈映雪突然疼醒了过来,只觉发热的面目正贴在柔软的地板上,摩挲滑擦之间有种说不出的畅快充盈全身,但这畅美的来源,并不是因为滑若凝脂的脸蛋儿正和地上衣物的摩挲,而是因为伏在地上的陈映雪那高高挺起的美臀传来的感觉,一股强烈至无可遏抑的快感,正从那儿不断刺激着周身,令陈映雪人都还没清醒,已本能地挺腰扭臀,不住向后挺送。

    猛一抬头,陈映雪的脸蛋儿立时满是红晕,在昏晕之中她已被转过了身子,现在的她面朝着地面,自己上半身无力的倒在地上,纤腰却被高高地捧起,一双**早被架跪起来,后头门户大开,已是身后李尽欢的囊中之物,而自己的身后正跪着一个强壮的身躯,一双大手扣住了她纤若细柳的小蛮腰,令陈映雪那迷人的腰臀曲线迎合着李尽欢的冲击,不住旋转扭动,泼洒出一**的汗水。

    那看不到的地方,正是陈映雪的快感来源,此刻陈映雪虽无法看清,芳心之中却忍不住遐想起来,她的桃源胜境当中正被那巨挺的庞然大物步步开垦,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她的心,那饱满胀鼓的滋味,令她无比欢快,却又感觉到心当中有着无限的空虚,正等待着那庞然大物的占有。

    只是陈映雪终非常人,初醒时的朦胧感一过,立时就想起了这种种的遭遇,自己先是被李尽欢挑逗,又被李尽欢变了人一般的,跟着被开发,被推半就下贞洁被夺走了,娇羞怯怯的陈映雪在李尽欢那野兽般的体力技巧和爆发力下,不但没有感到痛苦,反而在无比强烈的欲火之下没顶,顺着本能的欲火颠狂欢乱……

    只是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现实跟想象总是有一段距离的,此时光看陈映雪,她早被蹂躏的不成模样,加上地上尽是层层艳渍,显见不只方才清醒时被他辱得心花怒放,自己昏晕的这段期间里头,更不知已被他摆布奸了几次,偏偏**滋味不尝则已,一旦尝到了那当真是美不可言,陈映雪的芳心慌乱如麻。

    却不是因为惨遭辱,而是因为她的芳心深处隐隐地感觉到,现在的陈映雪对于床笫之事竟是又喜又怕,又羞又想,伦理道德早给她丢到了九霄云外,随着李尽欢那巨伟的庞然大物一次次攻陷陈映雪的,令陈映雪娇弱不胜地承受。

    她的芳心娇羞万般却又是暗暗欢喜,那荡的需要充塞着陈映雪的,那粗伟巨大使的她好充实好舒服,紧紧咬着牙,不让喉间那欢快的呻吟奔出口来,陈映雪闭上了美目,眼角滑出了两滴清泪,却不是因为痛楚或不适,而是因为极度欢快下的自然反应。

    从得到陈映雪的身子之后,李尽欢也耐不住体内欲火的冲击,连玩了两回,令这冰清玉洁,高不可攀的陈映雪爽到当场晕厥过去。

    那时李尽欢虽也一泄如注,但他在这方面可是天赋异禀,而且他才从边缘意识里面回来,受到体内真气的扩散,使得体内产生强烈的欲火,在第一次发泄后,李尽欢的神智恢复了一些,而且随着神智的恢复,李尽欢感觉自己体内真气更加的雄厚,在经过两次生命危险之后,李尽欢的身体已经彻底被改造了。

    现在的李尽欢在**方面更加的厉害,可说是只要想要随时都能硬起来,当喘息之后的李尽欢看到身下羞花闭月的陈映雪一丝不挂地瘫着,浑身都是**之后的诱人晕红,股间更是一片疯狂乱后的景象,和在她身下的芳草之间尽是秽浪渍,那荡浪的模样,教李尽欢怎忍得住呢?

    李尽欢也不管陈映雪泄到无力昏晕,将侧身软瘫的陈映雪扶起,将她的**抱在两臂,让陈映雪才遭肆虐的毫无防备地敞开,把角度调整了一下,仍如日正当中的庞然大物便挺入了陈映雪犹然湿润腻滑的中去,再次狂暴的和陈映雪,插得梦境之中的陈映雪又是一阵春泉外泄,轻吟娇啼,在睡梦之中都爽了起来。.